国台迷雾重重!茅台镇第二大酒厂太狠了

8月 2, 2022 沙龙国际

这是国台酒业的2022年全国经销商代表大会现场。在官方的宣传里,过去的2021年,国台酒业达成了几个大目标——

借着东屿岛的好风景,国台酒业雄心勃勃地喊出了2022年的发展目标——含税销售额冲到115亿左右。

眼看形势一片大好,国台继续跑步前进。但谁也没有料到,关键时刻,经销商“反水”了。

东屿岛上的经销商大会刚开完不久,就有至少20家经销商要跟国台酒业撕破脸面对簿公堂。在搜狐财经的报道中,让国台酒经销商愤怒的原因至少有以下几点——

翻看国台酒业的相关资料,营收规模从5.73亿元到100亿,国台酒业只用了5年。放眼整个中国白酒界,已经是火箭速度。

2016年,国台酒业推出“股权激励,厂商联盟”计划。国台酒业此前提交的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期末,公司签约经销商数量从318家暴增到799家,其中持股经销商巅峰时期总计104家。

2018年,仅这104家持股经销商对国台酒业的营收贡献就高达6.92亿元,占总营收比重的59%。

一旦公司上市,手里的股份能快速升值;而不断提价,意味着“把酒屯一年,一件酒就赚300元”。

在这两大利好的刺激下,经销商打款拿货的热情可想而知。从这个角度来说,支撑国台过去几年业绩暴增的,也许正是经销商们的两大心理——

而要实现这两点,经销商都得从国台大量拿货——不仅冲高了业绩,还能大赚一笔。

但国台和经销商们都没有料到,这个梦很快就碎了——2021年6月,国台酒业向证监会终止IPO申请。

上市计划落空了,经销商们的心沉到了谷底。手里囤了这么多酒,该怎么办?还是趁早卖了吧,免得砸手里。因此,大规模的抛售变现随之而来。

目前市场上,国台国标酒的流通价格大概在300元/瓶左右,有部分地区跌到280元/瓶,但经销商的拿货价却一路涨到了349元/瓶。

有国台经销商对媒体表示,由于价格的严重倒挂,其手中的库存已经浮亏了近20万。

企业上市不成,手里股权升值的预期落空了;价格倒挂,手中的酒不断贬值——经销商发现,自己彻彻底底进了一个“火坑”。

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国台酒业分别实现营收5.72亿元、11.76亿元、18.87亿,净利润分别为0.47亿、2.4亿元及4.1亿元。

从这个数据来看,国台酒业三年内业绩增速非常快,尤其是2018年,营收与净利润增速分别达到——105%、410%。

业绩暴增的原因,我们刚才其实已经谈到了,庞大的经销商功不可没。但上市前夕来个这样的操作,在外界看来,这就是一种“上市催肥”。这倒也不是国台的首创,凤凰网财经曾报道过,有业内人士称——不止一家酒企在上巿时这样干过。上市前大量压货给经销商,导致业绩暴涨但没有真实消费,但IPO时能卖个好价钱。

但问题是,为了“催肥”公司业绩,库存都攒在了经销商手上,要消化这些库存,往往要好几年,万一酒价不能上涨,经销商只能叫苦不迭。

这个负债率什么概念?我们来对比下同行,同一时期,同行业上市公司资产负债率均值分别为30.04%、31.75%、32.34%。也就是说,国台酒业的资产负债率基本上在——行业均值的2倍左右。

借这么多债的后果显而易见,截至2019年末,国台酒业有息负债余额为18.17亿元,同期利息费用为1.13亿元,财务费用合计0.95亿元——吃掉近1/4的年度净利润。

在招股书中,国台酒业前5大客户里,有3家为实控人闫希军家族所控制的关联企业。2017-2019年,国台酒业总共向实控人所控制的44家企业销售过商品,分别占公司当年总营收比例的8.9%、5.8%和4.2%。

有意思的是,在国台提交招股说明书的三天后,其第一大关联交易商天津帝泊洱竟然——被注销了。

离奇的事同样出现在经销商上。刚才我们讲到,为了冲业绩,国台从2016年开始就大量吸收经销商囤货、入股。但2020年上半年,国台提交招股书的前夕,它的持股经销商数量从104家骤降至75家——减少约30%。

招股书显示,闫希军、吴迺峰、闫凯境和李畇慧通过国台集团、天士力大健康及华金天马合计控制国台酒业84%的股权。

在这几个实控人里,闫希军与吴迺峰为夫妻关系,闫希军、吴迺峰与闫凯境为父子、母子关系,闫凯境与李畇慧为夫妻关系。

在官网资料上,这是一家创始于1994年、以现代中药立业、以“产业+资本+战略增值”为投资模式的企业集团。

在江湖上,天士力号称“现代中药第一品牌”。几年前,《中国直销杂志》曾统计过一份表格,记录了17家颇为知名的所谓“直销”企业。三株、权健、天狮、太阳神等“大名鼎鼎”的直销企业之外,闫希军掌控的金士力佳友赫然在列。

工商资料显示,金士力佳友是天士力的子公司。但据“华夏早报-灯塔新闻”此前的报道,先后有几十起来自金士力公司投资人的投诉,说该公司涉嫌传销,累计骗取投资人金额上千万元。

据报道介绍,他们每人缴纳了十几万到几十万不等的投资入股款,被发展该公司会员。

按照公司要求,每人组织团队发展了自己的下线数人。投入几十万到上百万不等的大量资金租用门面,并按照要求进行装修。

这些门店购买大量保健品等金士力相关商品进行销售,商品都是市场价格的三四倍。

如今的闫希军家族企业众多、版图庞大,涉及的业务也遍布股权投资、房地产开发、咨询、餐饮、保险和矿泉水。

当地人对这个称号留有疑惑。而且,“茅台镇第二大酒厂”和“第二个茅台”之间,有着很大的距离。

根据招股书,国台酒业在2019年的营业收入是18.88亿元,归母净利润是3.74亿元。而同期的茅台,实现营业收入854.3亿元,净利润412.06亿元。

营收是人家的1/45,净利润是人家的1/110,这“老二”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