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棒球投手动作直球

当你站在投手邱上·棒球1号位

你可能会有这个感觉,一个大联盟的球员站在打击区,看着投手的球进入好球带,结果他却不挥棒,这不是很蠢吗?大联盟给你300万的薪水是让你这样做的吗?相信我们也遇到过这种事,拿着一个棒球棒,对着球一顿乱挥,直到我们真正开始打棒球了,教练会告诉我们:“眼睛盯着球,等着投手投出你自己擅长的球你再打。”

听起来打击很容易,对于我们业余选手来说也不难。当你还在业余水平阶段时,你面对的投手投球可能不稳,一直是坏球,或者甚至刚能投到本垒,你站在打击区,有足够的时间去判断球的方向和轨迹,有时间去考虑晚餐吃什么。因为你不用考虑球速,这个水平的投手没有什么球速可言。但是也有时候,可能明显是坏球了,但是你还是会去想打,这应该是我们每个打棒球的人都会经历的一个过程。

快速球的球速一般在85mph-100mph,从出手到捕手的时间不超过0.4秒。快速球是最常见的球种,也是最容易控制的球种,因为握球方式很简单,释球动作也简单。快速球一般有五种出球方式:

需要将食指与中指放到球的缝线最宽的上方,也就是马蹄形的地方,并且手指与缝线垂直然后将姆指置于球的下方,位置大约就在食指与中指中间,姆指通常不会碰到缝线。球出手的时候,全力让球由下往上旋转,由于球的旋转与空气摩擦的缘故,四缝线快速球可以让球速达到最快。之所以称它为四缝线快速球,是因为从打者的角度看,是四条几乎平行的缝线朝打者旋转而来。

握法和二缝线握法差不多,但是食指更靠右一些(左投则是靠左一些),这种球路介于直球和滑球之间,但是球速没有直球快。右投手投出的卡特球会向右打者的外角方向移动(向左打者的内角移动),左投手则相反。卡特球很容易打伤左打者的腿或者球棒。

握法和二缝线一样,只是大拇指在球的正下方,球出手时食指施力稍大于中指。下沉球比一般的快速球慢一些,但是在快到本垒板的时候会下沉。

握法与二缝线握法相似,但是投球时施加的力更大,导致球快到本垒板的时候还没下降或者下降幅度很小,就会给打者一种上升的错觉。这种球很难打到,但是投对了的话打者一般都会出棒,因为看起来击球目标会越来越大(实际上还是错觉)。

要知道,目前绝大部分的棒球依旧是手工做的,所以他们并不是完全的一样。每个球的差别(尺寸、重量、形状、密度等)都是可以忽略不计的,不会影响到比赛,但是如果一个球的缝线如果凸起很多,那么投手就会很喜欢。当投曲球时,投手会将更多的力作用到中指上,然后在释球点旋转自己的手腕,虽然这种球速度会比直球慢个10-20mph,但是球的转速却增加了,这样球的变化就更大,而凸起的缝线可以让投手施加更多的力在球上。空气阻力和球的高速旋转导致球的运行轨迹变化幅度更大,打者更难打到。

还有一种曲球叫做“弹指球”或者叫做“蝴蝶球”(Knuckleball),握球时候用食指的指尖扣住球,其他手指握球与二缝线握法相似(也有很多其他手指都是指尖扣住的,相对更难),投球时,挥臂不用太用力,主要靠手指在伸直时的弹力将球弹出去,因此这种球法称为弹指球,这种球的轨迹几乎没有旋转,所以变化轨迹难以预测,因此又被称作“蝴蝶球”。蝴蝶球的投法相对于其他球种来说相对难练,有时候捕手都接不到。当一个右打碰到右投(或者左打碰到左投)时,打者的角度看弹指球就像球朝自己飞来,但是快到本垒板的时候却掉进好球带了,这也说明了面对右投,左打是占优势的。

与卡特球很像,但是速度稍慢,球路轨迹就像曲球,但是增加了横向移动。投球时投手将中指压在缝线上,食指靠近中指,投球时尽可能多的将力作用在食指上。滑球又分为三种:

之所有这个称号是因为该种类的球速会发生变化。投手以手掌握球,以投直球的姿势将球投出去,但是速度比直球慢大概10mph,这样子打者以为是直球,便会提前挥棒,导致挥棒落空,投手用此球种扰乱打者的打击节奏。最常见的变速球持球方式是Circle Change,即我们所谓的“OK球”,将食指与拇指围个圈圈,再将其他三指伸直握住球,像是比出一个OK的手势。(下次你可以尝试当捕手接变速球,你就会感觉到确实没有直球的速度快)。

属于快速球球路的一种。将食指与中指叉开夹住球,利用投快速球的动作以及两根手指的力量将球投出,球在本垒板前会下沉,影响打击者的击球。

速度只有50-70mph,是迄今为止最古怪,最难投出,最难打中,最难接住的球。投手用指尖抵着或者扣着球,投球时不必非常用力,利用指尖的推力将球投出,因此球几乎在飞行中没有旋转,但是球的缝线在空气中受到阻力会形成难以预测的飞行轨迹。一般来说,大联盟里没有投手专门以弹指球为自己的主力球型,只有面对很难对付的打者时才会用这个投法。对打者来说,打中这种球非常难,对捕手来说,即使捕手知道这是弹指球,但是要想接住也是非常难,对投手来说,这种球路要练好也是很难,因此,大联盟里通常只有几位弹指球投手。

的投法现在已经很过时了,这种投法对投手的伤害很大,因为投球时候投手做的投球动作非常不自然。一般我们投变化球时,释球时手都是从右到左,但是投螺旋球时需要投手将手从左到右旋转。一般的曲球都是球从外向内侧进入好球带,而螺旋球恰恰相反,因此螺旋球又称作“反曲球”或“魔球”。你可以想象一下你以反方向拧门把手的方式投球,同时将球以80mph左右的速度投出,螺旋球的投手就是以这样方式投出的球。

是指投手将口水(或者其他光滑的物质,如凡士林等)涂在他的手指上,这样口水或其他光滑物质粘在球上之后,球在飞行时就会产生难以预测的飞行轨迹,产生如“蝴蝶球”般的效果。在20世纪时候,因为投手竞争激烈,有的投手就将凡士林等光滑物质涂在自己的帽檐上,投球时用手摸一下帽檐,但是这样要承担很大的风险。因为口水球球路很不稳定,因此大联盟在1921年赛季开始前将口水球认定为不合法投球,但是大联盟官方却豁免了17位以口水球出名的投手,允许他们在剩下的职业生涯内使用口水球。名人堂(Hall of Famer)成员伯利·格里姆斯(Burleigh Grimes)在1934年投出了大联盟比赛史最后一个合法的口水球。

是棒球中的一种球路,也叫做高弧度慢速曲球,属于一种变速球或是曲球投法。小便球速度较慢,但下坠幅度相当大。小便球于1890年代首次出现,辛辛那提红人的投手比尔·菲利浦斯(Bill Phillips)首度在MLB使用,而1940年代时匹兹堡海盗的投手瑞普·史威尔(Rip Sewell)将其发扬光大。

小便球的球路类似于慢速垒球的球路,在临近本垒板的时候钻进好球带,因此打者在面对小便球时必须以一个十分尖锐的角度去击中该球。有的投手甚至投出过50mph的小便球,但是现在真正投小便球的很少了,大联盟中也很少见。

你可能更没有听说过这种球,这种球是棒球界的“大脚怪”,它甚至可能根本不存在。这个球路模型是日本两个科学家姬野龙太郎(Ryutaro Himeno)和手塚一志(Kazushi Tezuka)通过计算机模型设计出来的,最初的目的是寻找一种新的投球方式以降低投球对投手手臂造成的伤害。

他们研究指出投手有可能以完美力学的动作投出子弹出膛时的球路(就像美式橄榄球的传球旋转方式),当今世界只有几个投手,包括松坂大辅(Daisuke Matsuzaka),被认为可以投出这样的球路。这种投球方式与传统的手臂向身体侧移不同,在投子弹球时,投手旋转手臂使手臂远离身体侧。当投手投出子弹球时,它会在临近本垒板时急速下坠并向右打者外角移动。

tright直球,是比赛中最常见的球种,四缝线握球,一般球速较快,也就是最常见的速球。一个投手的王牌球永远都是他的直球,也就是说直球就是所有球的基础。

curve曲球,较为常见的变化球,给球加以较大幅度的侧向旋转造成球路的较大位移。不同投手也有不同的曲球投法和球路。一般来说曲球想要大的位移就不会有很快的球速,精髓在于精准的控球。

slider滑球,滑球和曲球一样都是较常见的变化球。也是通过侧向旋转造成位移,但位移量相比曲球会小很多,因此球速就会快一些,常常与直球配合使用达到骗到打者的目的。还会让打者因为球的位移而击不到甜点造成地滚或者软弱高飞球轻松拿到出局数。

change up变速球,轨迹与直球相近,以右投手为例捕手视角来说,变速球可能会稍稍往左下拐一点,其在出手时与直球相差不大,到本垒板前会减速给打者造成干扰,因为变速球常见握法很像手势ok,所以又叫ok球。投手通过不同的握法和发力方式使球的旋转减少从而实现变速。最经常与直球搭配,有效的打乱打者节奏,三振打者或者使打者姿势走形无法正常击出球。与直球配合好的话是非常强力的武器。

fork指叉球,因两指叉开投故得此名,球出手轨迹与直球相似,到本垒板前突然下坠。根据下坠的幅度和球速又细分为快速指叉球和慢速指叉球。

sinker伸卡球,从二缝线直球变化过来,球速快,本垒板前会有下沉,又叫沉球,台湾旅美投手王建民就是以95迈的极品伸卡闻名的。

cutter卡特球,变化幅度更小但更快,又叫切球,大联盟去年退役的李维拉就是以这个球闻名的。

第一种是来什么球打什么球的打者。这种人就是所谓的十年出一个的天才,他们反射神经极好,都是看到球之后才动身体。这种人可遇不可求,才华都是上天给的。遇到这种打者的话,投手只能自己烧高香了。铃木一朗便是这一型。

第二种是事先瞄准内角或者外角球的打者。对打球来说,挥棒的高低可以通过手腕调整,但内外角的变化则非要调整整个身体不可。因此,当来不及反应的时候,有些选手会干脆只等内角球,把外角球都放掉不打。落合博满是这一型的打者。他发现自己的本垒打大多是内角球,于是当他想打本垒打的时候,就放弃外角球,遇到外角球也不努力挥棒,只是将它打成界外,直到投手投出内角为止。

第三种人是事先设计好要把球打出去的方向的打者。他们的原则是不管球怎么飞过来,我都用力拉着打,或者轻轻推着打。这样一来固定了自己的击球姿势,在无法反应的时候也不会导致姿势完全走形,导致双杀打一类的惨状。

最后一种人是押宝型打者。他们大多会对来球做一个特别详细的猜测,比如“第一球一定是内角偏高直球,不是的话就不打”。野村克也本人就是这一型。他自称“反正我不是天才型,那我后天努力,通过赛前分析每个投手的癖好,找出规律,然后凭借这些甚至投手自己都没意识到的规律来打球。这是我等反射神经差的庸才没有办法的办法。”

哪怕强如铃木一朗,也有打不到球的时候。所以与其一厢情愿地相信“对面是左打,上左投克制他吧!”不如仔细分析:“这个打者现在握棒握得很紧,他一定想要用力抄一个大的。这种时候用偏外角的球骗他强行挥棒,用地滚球让他出局好了”来得有效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