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短道速滑逆袭

电视剧《超越》:中国短道速滑三代人的筚路蓝缕、薪火相传

  电视剧《超越》聚焦的是冬奥会的比赛项目短道速滑。在影视剧领域,以短道速滑为表现对象的作品相对少见。可以笃定地说,《超越》是短道速滑影视化的成功尝试,放在国产体育题材影视剧里头,《超越》亦可列入“优秀”的行列。

  一上来,《超越》的叙事框架就提醒着观众:编剧并非选择一条轻巧的路径,而是不断在给这个剧本增加难度。难度越大,意味着叙事的层次也越丰富。剧集以“过去——现在”两个维度展开,一条线年的黑龙江短道速滑队说起;另一条线年青岛短道速滑队来了一个新人说起。

  我们的目光也先集中在2014年这条线岁的陈冕(李庚希 饰)是轮滑爱好者,在轮滑爱好者举办的比赛里很轻松地拿到冠军。在医院工作的妈妈(梅婷 饰),希望陈冕能够顺利通过轮滑评级,这样就能进入重点中学了。

  但陈冕的志向不在轮滑,也不在重点中学,她一直渴望成为一名短道速滑运动员。这自然是受到父亲陈敬业(胡军 饰)的影响。陈敬业曾是一名专业的短道速滑运动员,也曾在国际大奖中有所斩获,现在是黑龙江短道速滑队的总教练。

  陈冕的梦想,却早早就被父亲给掐灭了。作为专业教练,陈敬业在陈冕小时候就判定她缺乏天赋,很难练出成绩,担心陈冕走弯路,从此就不让陈冕学习短道速滑。但梦想的种子一直在陈冕心中发芽生长。偶然得知青岛在进行短道速滑运动员选拔时,陈冕还是想拼一把,放弃轮滑考级,从济南跑到青岛去参加,可惜的是,她在第一轮就被刷下来了。

  陈冕恳求青岛队的教练郑凯新(沙溢 饰)再给自己一次机会,郑凯新拒绝了。但他实在拗不过陈冕的坚持和韧性,最终还是把陈冕留下来了。

  就这样,在一个短道速滑运动最初没那么受到重视的城市,一个不那么得志的教练,与一个菜鸟短道速滑运动员,开始了逆袭之路。

  陈冕这一条线,是体育题材影视剧里比较常见的“菜鸟逆袭”模式,它往往具备青春剧的蓬勃朝气、桀骜、昂扬与不妥协。

  叙事的张力主要来自于父女的冲突。父亲一直不看好陈冕,在得知陈冕进入青岛队后,也进行制止和打压。父亲看到的是陈冕在队内赛排名最后,陈冕看到的是自己第一次在冰上顺利完成比赛。她对父亲喊道:这一场比赛虽然输了,她依然很开心,因为她终于可以和大家一起完成一场比赛。她喜欢滑冰,但从小到大都没有机会。她站在冰上就不停告诉自己不可以摔倒,下一次弯都要滑得更好。她做到了。她现在虽然能力不足,但她很享受这种不断超越自己的过程。

  她最后怒问父亲:“你作为一个教练,不想带出一个注定会输的运动员,可是你作为一个父亲,你怎么就知道自己的女儿一定会输呢?”

  忘掉《雪中悍刀行》中那个饱受争议的姜泥吧,李庚希在《超越》演得真好。这一刻观众都可以与她共情,也能深刻领悟到“超越”的内涵:不是只有冠军才配得上“超越”的说法,挑战自我、超越自我、完善自我,就是了不起的“超越”。

  如果《超越》讲述的是只是“菜鸟少女成长记”,已经合格完成任务了。但编剧显然有更大的雄心。

  在“过去”这条叙事线上,它讲述的是陈冕的父辈,以及父辈们的父辈的故事。原来,年轻时的陈敬业(高至霆 饰)与郑凯新(刘奕铁 饰),都是黑龙江短道速滑队的运动员,他们的教练吴庆红(马丽 饰),则是上一代的速滑运动员。

  这一条线首先让观众看到了中国短道速滑队的艰难起步。当时短道速滑队都招不到什么好苗子,郑凯新原本是个“街溜子”,是吴庆红“大手笔”舍出了一个随身听给招来的。一开始短道速滑未被纳入冬奥会,国际上也没出什么成绩,省体工队自然不是很重视,运动员们营养也不够。每天早上,吴庆红会给大家准备一点奶粉兑开水,只能以此补充能量。

  女教练吴庆红,是这一条线的另一大看点。她热爱短道速滑这份事业,挺着大肚子还在“招新”,还在指导;她因材施教、知人善任,桀骜不驯的郑凯新一开始看不起速滑队,跟大家屡屡起冲突,吴庆红就以比赛的形式让大家安分下来,还顺道完成了训练;她循循善诱、如沐春风,像妈妈一样照顾着队员、开导着队员……马丽喜剧演得好,正剧也演得非常令人信服。

  陈敬业与郑凯新又爱又恨的兄弟情,也增加了这条线的人性深度。起初俩人相互看不对眼,后来你追我赶、共同进步,成了好队友。陈敬业很努力,他的成绩一度是在郑凯新之上,但郑凯新更有天赋,超越陈敬业也是早晚的事。

  在一次训练中,他们穿上一双进口的冰刀鞋,陈敬业的速度提升到了九秒七。郑凯新穿着冰刀也下场滑了一圈,陈敬业计时发现成绩是九秒五五,他惊呆了,却将成绩清零,没有给任何人看,谎称自己没掐好。

  陈敬业这一刻的反应非常真实。他不是完人,当队友赶超时,他这一刻有危机感,同时也有了嫉妒。这是他作为运动员的“瑕疵”,他怕输。《超越》能够呈现出这种瑕疵,殊为难得,这意味着剧集把运动员当作普通人来刻画,而不是脸谱化的“伟光正”。

  1994年春节前后,国家队进行了选拔赛,陈敬业、郑凯新,以及与他们关系要好的铁哥们江宏,都进入了决赛,但只能三选一。在冲刺阶段,郑凯新以颇为“危险”的方式成功反超,导致后面的陈敬业躲闪不及滑倒,江宏也紧随其后摔倒,脚腕地方被陈敬业的冰刀划伤了,鲜血喷涌而出。

  每一集结束后都会有对真实运动员的采访,这里谈到了短道速滑这项运动的危险性

  郑凯新赢得了比赛,江宏为此失去了运动的机会。江宏断送职业生涯,陈敬业很难原谅郑凯新(也难怪20年后俩人重逢,看对方都“不顺眼”)。他认为郑凯新不该如此危险的方式反超,但郑凯新反问:如果有机会反超,你会放弃吗?陈敬业无言。

  以输赢论淘汰的残酷机制,考验着运动员之间的友情。场下是兄弟,上场了可能就是对手,一方赢了意味着一方淘汰了,淘汰一方的内心疙瘩如何平息?嫉妒如何成为动力,而非内心的梗阻?《超越》敢于把这个“敏感”的问题摊出来讲明白,亦是一次突破。

  不避瑕疵,才会有人性的超越;直面人性的弱点,才会成就运动员大写的人格。《超越》“过去”这一条叙事线由此具备较高的艺术价值。

  “过去”与“现在”这两条叙事线并不是割裂的,而是相互交织、相互映衬。一方面,它让《超越》的叙事结构更为复杂,让它的审美魅力更为多元,运动、青春、年代、成长、爱情、友情……观众的共鸣点很多,剧情的吸引力更强。

  另一方面,也是更关键的,从“过去”到“现在”,《超越》为观众呈现了中国短道速滑三代人的筚路蓝缕、薪火相传,串联起中国短道速滑的发展史。

  不变的是运动员为国争光、无私奉献、团结协作、顽强拼搏的中华体育精神;变的是中国短道速滑从崭露头角成长为世界顶尖,变的是中国短道速滑运动条件不断改善,变的是中国冰雪运动从以前局限在东北到“北冰南展”,变的是年轻一代运动员不再像老一辈运动那样背负着过于沉重的夺金压力,他们以更开放更自信的姿态站在舞台上,竭尽全力去赢,但只要自我超越了就不是输……

  时空交错,抚今追昔,让今人更深刻感悟到老一辈短道速滑运动员的付出和牺牲,那些遗憾、无奈、成全、泪水,我们会深深铭记;也让今人更骄傲与自豪于今日我们所拥有的体育环境、我们所取得的成绩,并激起每一个平凡的你我超越自我、实现自我的勇气和动力。

  其实无论是竞技体育,还是普通的人生,都只有极少数人才能走上巅峰,但“超越自我”却是每个人都可以通过努力得到的。这是《超越》想要传达给观众的精神内涵。

2022高考作文冬奥会人物素材:短道速滑武大靖

武大靖,中国短道速滑队队长,平昌冬奥会短道速滑男子500米冠军,中国首位获得短道速滑冬奥会金牌的男运动员,短道速滑世锦赛男子500米冠军,2022年北京冬奥会短道混合接力金牌。

武大靖,男,1994年7月24日出生于黑龙江省佳木斯市,中国男子短道速滑队运动员,短道速滑男子500米世界纪录保持者、奥运会纪录保持者。

他从小热爱滑冰运动,从业余队到专业队,从陪练员到主力队员,多次在国际和国内重大赛事中取得优异成绩,为国家争得了荣誉,是中国短道速滑界的领军人物。

他从小立志,训练刻苦。武大靖10岁左右就开始学习短道速滑,摔过无数个跤,受过无数次伤。进入短道速滑业余队后,每天凌晨3点多,他就起床带好冰刀,骑着自行车到零下30多摄氏度的室外冰场训练。因为长时间超负荷的训练,脚被冰鞋磨破了,训练结束换鞋时,竟能倒出血水来。但他没有放弃退缩,一直顽强坚持着。2010年,武大靖破格进入国家短道速滑队,刚去时只是陪练员。为了进入主力名单,武大靖找来自己和队友以及世界高水平运动员的训练比赛录像,反复分析比较,改进自己的技术细节,成绩突飞猛进。

他奋力拼搏,为国争光。2018年2月22日,平昌冬奥会短道速滑男子500米决赛,武大靖顶住中国队屡次被判犯规、短道速滑项目最后一个比赛日和最后一次冲击金牌机会的巨大压力,以39秒584的成绩打破世界纪录强势夺冠,为中国赢得平昌冬奥会首枚也是唯一一枚金牌,实现了中国男子短道速滑选手在冬奥会上金牌“零”的突破。2018年9月,武大靖成为新一期中国短道速滑队队长,带领全体队员勇往直前,屡创佳绩。

武大靖胸怀大爱,奉献爱心。他利用休息时间参加慈善活动,拍卖自己的冬奥速滑战服,将善款捐给“EYE明天”公益项目,帮助失明或处于失明边缘的孩子。他还多次带头为贫困孩子捐款,到养老院、福利院看望孤寡老人和孩子们。

武大靖说:“只要我滑得够快,就可以不给裁判和对手留机会,让裁判挑不出任何毛病!”这句话背后让人动容的不仅仅是出色的实力,更是中国运动员的品性,大国的风度和大国的尊严。武大靖用行动告诉我们,对抗黑暗的方式,不是变坏,而是让自己变强!当面对没有退路没有选择,甚至连公平都没有的时候,唯一的办法就是用远高于对手的实力去赢得石破天惊。武大请做到了!本次冬奥会“冰上尖刀”也为中国军团取得了开门红,拿下首金!

2.从高大的身躯、威猛的滑法来看,武大靖都不像传统的亚洲选手,而更像是欧美选手。(李琰评)

3.武大靖滑法凶悍,爆发力出色,颠覆了亚洲选手小快灵的传统。(北京日报评)

武大靖出生于黑龙江佳木斯,10岁开始练习短道速滑。2007年进入省队,2010年11月入选国家队。一开始,他只能担任国家队女队陪练。几乎没人看好他可以练出来。但他真的通过自身努力,逐步上位,最终在平昌奥运会上夺冠。

示范:拥有天赋,自然让人羡慕。但如果没有,也不必自暴自弃,因为后天的持续努力,可以让我们不断缩小差距,并在最终实现超越。在此方面,武大靖从女队陪练到冬奥冠军的经历,也可以说明后天的付出比先天的天赋更耀眼。当老天爷不给你赏饭吃时,别哭,要含着泪奔跑,然后学会从老天爷手里抢饭吃。

2018年平昌冬奥会上,武大靖一举夺冠,随后成为了短道速滑队的“一哥”。然而,在此之后,受伤病影响,武大靖状态一落千丈。直到2021年9月,他才开始能正常跟上大部队训练。几个月后,他在北京冬奥会上又一次夺冠,迎来了新的巅峰。

示范:曼德兰说:“生命中最伟大的光辉不在于永不坠落,而是坠落后总能再度升起。”这样有弹性的生命,令人钦佩。在此方面,武大靖堪称典范。他曾夺得2018年平昌冬奥会冠军,但随后受伤病影响,状态一落千丈。然后通过调整,又在北京冬奥会上“满血复活”,上演了王者归来的好戏。

短道速滑的赛场上,没有永久的王者,绝地反杀、逆袭赶超的情形屡屡上演,这也是其魅力所在。接下来的比赛,在充满变数的赛场,面对更多强劲对手,期待武大靖放松心态、放手一搏,能再次超越自己,再上巅峰。

示范:0.016秒,中国队险胜夺冠。一路追赶的意大利,就慢了那么一丢丢,却不得不接受无缘冠军的事实。这是短道速滑的“残酷”之处,然而也是魅力所在。在这里,没有永远的王者,只看谁正处于巅峰状态。希望已经替中国队拿下首金的武大靖,可以放松心态、放手一搏,能在后续比赛中再次超越自己,再上巅峰。